TAG标签 观后感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观后感影评 > 观后感范文 >

《塞纳河少女的面模》观后感

来源:http://www.guanhougan.cn作者:观后感时间:2020-05-05 07:54阅读:
《塞纳河少女的面模》观后感


——写于2012年9月1日《塞纳河少女的面模》演出后;2013年6月8日演出前。


我最喜欢的三个小剧场话剧是《哥本哈根》《你好打劫》《马前马前》。我最喜欢的三个大剧场话剧是《武林外传》《宝岛一村》《鸟人》。我最喜欢的三个剧场是首都剧场,安福路288,蓬蒿剧场。

我最喜欢的两部当代原创剧本是《志摩之死》和《塞纳河少女的面模》。

绝不是头一回来蓬蒿剧场看《塞纳河少女的面模》剧本朗读了。具体看过几场,实在是记不清楚了,只是从2009年首演那场以来,三年了,每轮重演,都会再来看看。每一次,都好像从未看过一样新鲜;而每一次,都好像从未离别过一样熟悉。就如同《武林外传》中我除了黑衣人的版本没看全、其他各个角色演员版本都看全了一样,《塞纳河少女的面模》我除了朗诵嘉宾没看全之外,其他各个角色的各个演员版本都有幸看到了。

(一)
“沧海月明珠有润,蓝田日暖玉生香”—— @鹦鹉史航曾改李商隐句中两字,诗赠朱琳女士。我觉得,这诗句形容三位“冯夫人”都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有一次,我在某所大学蹭课的时候,曾在楼道中偶遇过一位不相识的女士——也许是那所大学的教师吧——她穿着一件深酒红色的长裙,披白色针织外套,戴中等大小的珍珠项链,踩基本款黑色中跟皮鞋,发型是普通短发。看上去年约四十至五十。若单从外形来讲,这位女士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可谓乏善可陈,既不高挑苗条,也不丰满性感,更已无光洁的皮肤,而是拥有这个年龄最正常的皱纹。可是不知何故,我却觉得她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在强烈地吸引着我的目光。她站在那里与人交谈,声音柔和流畅,表情温婉动人,我就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无它,就是觉得她很美,我羡慕且欣赏这种美——只从我这个向来不擅看人衣冠的人都将她的穿戴记得如此细致入微来判断,就可知我看了多久了——那时起我真的相信了,女人的美,真的可以来源于气质。腹有诗书气自华。

更何况,这三位“冯夫人”与那位女士不同,她们原本就美不胜收。倒退二十年,她们哪一位不曾被称作国色天香?

不仅是“漂亮”,是“美”。看到她们在台上的样子,就可知什么是美。她们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语言,都让你想要静静地望着她微笑。那是一种可以让你感到真切的温暖和晴和的、让你可以内心沉静的美。
我隐约记得,这三位冯夫人,貌似一位曾着深蓝纯色长裙,一位曾着水墨清色旗袍,这一场的朱琳女士,穿中式高领上衣,云灰色中裙,披着一条灰色大披肩。

看着,看着,我就觉得这披肩好美。我听她轻轻地朗诵:“我的心中有一朵花儿隐藏,它要在这静夜里,火一样地开放”,我突然想起之前在一家相熟的小店看到过的一条牡丹红色的大围巾。因为一向只敢穿黑白灰蓝,所以根本没把那条披肩放在心上,但我听着那句诗句时,脑中却莫名地出现了它。“我的心中,有一朵花儿隐藏,它要在这静夜里火一样地开放”,于是,在秋风乍起层层凉雨的这一天,我去那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店主的店里,抱回了那条牡丹色的披肩(OMG,大姐啊,您能别给自己的败家行为寻找这么美好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吗?好吗?)……

(二)
一如既往的梁国庆——虽说梁国庆更为话剧迷所熟知的角色该是《哥本哈根》的海森堡,但我却是因“冯至”而彻底喜欢上的他。

我发现,我特别喜欢的男话剧演员都有些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有那么一种外邪内正的让人的迷恋的魅力;更重要的,还有一种带些霸道的气场——简称霸气。梁国庆在我眼中,就是如此,他的舞台感染力,激烈而充满霸气,同时深沉且稳重,始终极富力量,却带有一丝调皮、或说是孩子气的天真。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话剧演员。

在戏的尾声,他说,我是个不错的水手,然后将大把的诗稿撒向天空,透澈地笑着、坚定地向观众告别。那一刻我真想伸出手拉住他对他说,别走;那一刻,我真的把他当做了冯先生。

(三)
——我最喜欢的两部当代原创剧本是《志摩之死》和《塞纳河少女的面模》。

巧的是,两部剧作都写的是诗人,都写的是诗人的“身后事”。都是诗篇一样的语言风格。只是一个以虚写实,一个以实写虚。

《塞纳河少女》带着明显的时代烙印,但丝毫不影响观众的理解——懂的人,自然懂——也丝毫不影响诗意的美感。我最爱的,是通篇那种对正义的向往、对美的爱和爱护,以及深沉的智慧。

冯至与季羡林对话的那场戏,我看到第三或五遍时才品出来,那种只有年长者才能具备的智慧与幽默感。那种历尽一生之后,两位老人会心的相视而笑。那是存在于诗里和生命里的笑。看着他们的笑容,便觉得,世上,也没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给我最多感动的,是剧中汝信的角色。也许偏颇了,可是我真的读出了一种心向往之却不能至的无力感;一种对正义和纯善的尊敬与不舍;一种在“不能为”“不可为”之间、在世事已变和本心不改之间矛盾着的心疼。让人最疼的,就是大脑和心的战争。

“死者,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在这里,你们不要悲哀。”(出自冯至《招魂》)
城市老了你还那么年轻,兵荒马乱,你还那么沉静——秋雨的北京,今宵别梦寒。

(四)
蓬蒿剧场,是一个“符合我梦想”的地方。

自2009年以来,没事的时候总是很喜欢来蓬蒿咖啡馆坐坐。剧场,胡同,老树,美景,美食,美梦——还有懂得——不是所有人做所有事都是以钱为目的的;总有一些东西,是值得我们不顾一切的去付出、去爱护的,比如戏剧,比如梦想,还比如……

这种长久的付出与爱护,毫无疑问是一个无比艰难的过程,作为我这样的人,完全没有能力去建立和维护那些事,因此我真心的佩服和感激一直在建立和维护着的人们,比如蓬蒿剧场比如王大夫,是他们让我们的梦想有了一个落脚之地。

——给我狭窄的心,一个大的宇宙。 观后感 http://www.guanhougan.cn/fanwen/17601.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http://www.guanhougan.cn,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
<